钛信视角

高毅辉:“取势”之举,汇集长江

30岁以前的高毅辉经历可谓丰富:在机关做过公务员,下乡做过副乡长,在外企和民营企业都工作过,做过爱克发胶卷的市场推广,也做过核磁共振等医疗设备的销售。他的人生规划是,“在30岁以前,尽量多尝试一些,以增加对各项工作和自身能力的了解;而在30岁以后,就选择一个行业专注做下去,以求达到一个相对高度。”

果然,1998年,在他三十而立的时候,他进入了陌生的金融行业,一干12年。2004那一年,他获得中国首批保荐代表人资格——在全国几十万从业者当中脱颖而出,绝非易事,不仅要专业知识,更要市场经验。

现在,已经中信证券高级副总裁的高毅辉,又有了一个新身份:长江商学院的首届在职金融MBA学员。

“我进入长江读在职金融MBA,主要是觉得,金融对于一个国家的发展,对于整个经济的建设越来越重要,而我们国家金融实力和水平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很大差距,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高毅辉说。

金融的魅力

2008年席卷全球的金融风暴让很多人目瞪口呆,一向被视为圭臬的华尔街竟然出现了这么多的问题?!

目瞪口呆之后,一些有心人则开始思考中国的金融发展之路,已经从事了12年金融工作的高毅辉便是其中之一。

与众不同的,高毅辉更深感一个国家金融自主权的重要,不应“受制于人”。

“现在的中国和当年的日本十分相像:同样是经济经过了持续的高速发展,同样是本币面临着巨大的升值压力,同样是国内房地产价格飞速上涨。但是,日本的教训是,‘广场协议’(1985年9月,美国、日本、联邦德国、法国、英国等五个发达国家的财政部长和央行行长,在纽约广场饭店举行会议,五国政府决定联合干预外汇市场,使美元实现有序贬值)使得日元升值受到西方的钳制。”

“就是说,日本失去了金融的自主权——在短短两年半时间中,日元迅速升值了近1倍,导致出口下滑,为刺激内需,本币又降息,从而吹大了泡沫,造成日本经济十年停滞不前,教训惨重。”

“近两千年以来,中国几乎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在鸦片战争爆发时,中国的GDP占全世界的比例也超过30%,只不过后来我们落后了。我认为,按照中国目前的发展态势,中国非常有希望在二十年后超过美国,重新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但这有一个前提,就是我们自己的金融体系不能出大的问题,我们不能像日本一样,让自己的金融发展主权受制于人,再重蹈日本的覆辙。”高毅辉说,“一旦金融受制于人,那么自己的发展也会受制于人。”

同时,高毅辉认为,金融风暴慢慢平息之后,作为中国的金融从业者,不能因为一次金融风暴,就否认华尔街在全球金融市场的龙头地位,“他们还是有非常多的先进金融方法和工具需要我们慢慢积累和学习的”。

“从事了金融行业这么多年,我是深感中西方金融业的差距,现在非常希望通过长江商学院的学习,汲取到西方最前沿到金融市场经验和方法,开阔自己的视野,也使得自己的综合能力有一个大的提升。”

长江的氛围

长江商学院的在职金融MBA并不是国内商学院的第一个推出金融专项的MBA,在高毅辉看来,长江吸引他的一方面是优秀的教授团队,另一方面是长江的氛围。

“之前就有很多身边的朋友从长江商学院里走出来。”高毅辉说,这让他知道长江是个很不错的学校,里面有一批世界级的教授,水平很高。

他发现与别的商学院不同,长江有一个奇特的现象,很多人都是靠亲属、朋友介绍加入长江的。“这种父子、兄弟、同事在同一所商学院读书的情况,很让人关注,长江就像一个不断凝聚的大集体。”高毅辉说。

作为首届在职金融MBA班的班长,高也很希望能够为同学们创造更多分享与交流的机会。现在金融MBA有各种各样的交流活动,有大家讲坛、名家论坛、金融实务讲座、伙伴创业计划等活动。他说:班内同学都是有想法的人,大家都很有很大的抱负,有很多精彩的创意,于是,他就搭建了一个平台让同学们来展示自己——在课下组织了一个大家讲坛。

“每个周六的课后,都有一个同学做一个主题讲座,分享在各自领域的成功和失败,比如做投资的,就讲他们投资的方法和思路;,做投行的介绍投资银行运作的方法。同学们把自己的知识与大家分享,效果非常好。”

投资自己

现在,在职业经理人里面经常流行的一句话是,读书也是一种投资,投资自己是回报率最大的一种投资。

实际上,尽管入学只有几个月,还在上基础课阶段,高毅辉已经感受到长江的与众不同——那是一种直入思维方式抑或思考境界的差异。

比如,在市场营销课上,教授提到,国内很多制造企业爱打价格战,一个企业成功了,立即引领了一批企业一轰而上,竞争的手段主要是价格战,最后的结果是,直接将这个行业的利润率拉得非常之低,整个行业受害。

而国外的很多企业则不同,看到一个企业的成功,另外的追随者不是一味地去拼价格,而是寻找自己与领导企业的与众不同之处,走差异化、创新化的路线。

“同样是手机,苹果没有简单地模仿诺基亚,而是推出了与众不同的IPHONE,开一时风气之先。”

“其实,根本来讲,这就是以市场导向还是以利润为导向的问题。”高毅辉说,国外的这种差异化竞争使得他们能保持一个相对较高的利润,而不是中国——一车皮的打火机只卖了别人两个手机赚的利润。

这种思维方式的变革,让高毅辉联想到了自己从事的企业上市工作。“以前很多企业对上市并没有一个清晰的认识,认为上市就是圈钱,而没有看到上市更深远的意义。上市能更有效地配置资源,比如苏宁电器,上市时还是一个很小的企业,上市后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获得了长足的发展,公司利润6年来增加了20倍,公司的市值增加了300多倍,在家电连锁销售领域与在香港上市的国美各占半壁江山。”

“从这个角度看,企业上市不仅是企业发展的助推器,而且还具有点石成金和催化剂的效果。”高毅辉说,自从1998年入行,他日渐感到个人综合素质完备的重要。因为,企业上市不仅要有金融知识,还要有财务知识和行业知识。

“或许,从这个方面看,我进入长江,也是在投资自己。”高毅辉笑着说。



来源:长江商学院

原文链接:http://www.ckgsb.edu.cn/fmba/students_story/detail/31/162